• 欢迎来到广西自考网!为考生提供广西自考信息服务,网站信息供学习交流使用,非政府官方网站,官方信息以广西招生考试院www.gxeea.cn/为准。

自考热线:  0771-5671747

距2020年10月考试还有29

距2020年10月准考证打印有21

所在位置:广西自考网 > 自考毕业论文 > 正文

论《红楼梦》的语言艺术魅力(下)

2020-04-17 14:06:21   来源:广西自考网    点击:   作者:周老师   
  

  相关推荐:论《红楼梦》的语言艺术魅力(上)

  你瞧这一张嘴!你瞧这副得意相!她向凤姐复命时,说了这样一段话:

  ……“平姐姐说:奶奶刚出来了,他就把银子收起来了;……平姐姐叫我回奶奶:才旺儿进来讨奶奶的示下,好往那家子去,平姐姐就把那话按着奶奶的主意打发他去了。……平姐姐说,我们奶奶问这里奶奶好。我们二爷没在家。虽然迟了两天,只管请奶奶放心。等五奶奶好些,我们奶奶还会了五奶奶来瞧奶奶呢。五奶奶前儿打发人来说:舅奶奶带了信来了,问奶奶好,还要和这里的姑奶奶寻几丸延年神验万金丹;若有了,奶奶打发人来,只管送在我们奶奶这里。——明儿有人去,就顺路给那边舅奶奶带了去。”

  这一口气连珠炮式的十八个“奶奶”,只有小红能说清楚,只有王熙凤能听明白,其他的所有听众、读者,都得捋一捋才行。这不仅充分表现了小红的伶牙俐齿,而且把她善于讨好钻营、一心附炎攀高的性格刻画得活灵活现。这样积极奔竞的人物,果然没有被埋没,她凭着自己的才能和心机,终于如愿爬到了凤姐的身边。

  甲戌本第十五回有一段批语,“摹一人,一人必到纸上活见。”这正是《红楼梦》人物语言的神奇处,也是令读者大开眼界、增长见识的地方。第三十九回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与贾老太君有一段对话:

  贾母道:“老亲家,你今年多大年纪了?”刘姥姥连忙立身答道:“我今年七十五了。”贾母向众人道:“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健朗。比我大好几岁呢。我要到这么大年纪,还不知怎么动不得呢。”刘姥姥笑道:“我们生来受苦的人,老太太生来是享福的。若我们也这样,那些庄稼活也没人作了。”贾母道:“眼睛牙齿都还好?”刘姥姥道:“都还好,就是今年左边的槽牙活动了。”贾母道:“我老了,都不中用了。眼也花,耳也聋,记性也没了。你们这些老亲戚,我都不记得了。亲戚们来了,我怕人笑我,我都不会,不过嚼得动的吃两口,睡一觉,闷了时和这些孙子孙女儿顽笑一回就完了。”刘姥姥笑道:“这正是老太太的福了。我们想这么着也不能。”贾母道:“什么福,不过是个老废物罢了。”说的大家都笑了。

  这是一个贫贱而通达世故的乡下老妪,和一个富贵而有闲情的贵族老太太的唠嗑,准确地表现了两种身份、两种地位和两种性情的差异,可谓形神兼备,维妙维肖。

  对于林黛玉的尖酸、刻薄与小性,尤其是贾宝玉与别的女孩好的时候,书中多次借助人物语言进行刻画:第八回宝玉听宝钗的话不吃冷酒,黛玉立即明里指责雪雁,暗中借题发挥:“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第二十二回宝玉看戏时听宝钗讲《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喜得拍膝画圈,称赏不已,黛玉极大不满,巧借戏名,讽刺得十分文雅:“安静看戏罢,还没唱《山门》,你倒《妆疯》了。”第二十八回当宝玉问黛玉为什么不拣他的由贾元春从宫里赏出来的东西时,黛玉脸一撂:“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当宝玉看宝钗的红麝串子觉得宝钗“肌肤丰泽”、“酥臂雪白”不觉发呆时,黛玉立即杜撰一个故事进行嘲弄:“只因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瞧,原来是个呆雁。”难怪第八回李嬷嬷感慨:“真真这林姑娘,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薛宝钗则恨得牙痒:“真真这个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恼不是,喜欢又不是。”

  “金玉良缘”是林黛玉一把沉重的精神枷锁。她在生活中处处设防,尖牙利嘴制造了不少不应有的矛盾,以致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生命最后一天天被消损。曹雪芹借林黛玉的嘴巴深刻地揭示出这个既是社会又是性格的悲剧,给后人以警策。

  《红楼梦》中的人物,有的是同一类型,有的是成对出现。如何通过语言描绘出同一类型人物的不同之处,“相犯而不犯”,历来是小说文体所追求的艺术境界之一。《红楼梦》无疑达到了这种境界!在人物语言上,同是小姐,林黛玉机敏尖利,薛宝钗圆融平稳,史湘云爽快坦诚;同是少妇,秦可卿柔和,李纨无味,王熙凤则机智泼辣诙谐;同样爱挖苦、讽刺人,黛玉语言含蓄,晴雯则用词直露。所以《小说词话》称赞:曹雪芹所著《石头记》,同处能异,自是名家。

  除人物对话、内心独白外,《红楼梦》还大量运用抒情言志的诗词曲赋来表现人物的性格追求,书中每个人物的诗、词、联句,都和他们的对话语言一样具有鲜明的个性。

  同是咏白海棠,宝钗与黛玉有明显区别,一个含蓄庄重,一个风流别致。“逸才仙品固让颦儿,温雅沉着终是宝钗”。“珍重芳姿昼掩门”是宝钗自写身分,反映了她严守封建礼法,不肯越雷池半步的生活态度。“冰雪招来露砌魂”、“淡极始知花更艳”等,可以看出宝钗喜欢素洁无华,对生活永远保持着冰雪般冷漠的态度,装愚守拙,罕言寡语,并以此博得贾府上下的交口称赞。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香”,则表现了黛玉的聪明智慧,有着超尘拔俗的“咏絮之才”。史湘云所吟又是另一种风格:清新、疏朗、洒脱。“也宜墙脚也宜盆”,赞美了白海棠随地而宜的特点,又是湘云乐观放达性格的自我写照。

  同是咏柳絮,林黛玉吟得凄恻、悲愤、缠绵,“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薛宝钗则显得得意忘形,踌躇满志。“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对同一事物所产生的这种完全不同的感受,表现出她们思想与性格的尖锐对立,从而使她们的性格特征显得更加鲜明、突出。

  而第七十六回凹晶馆联句至紧要处史湘云的“寒塘渡鹤影”、林黛玉的“冷月葬花魂”,两句诗十个字,多深境界,多少真情!上百年来,多少《红楼梦》的读者不仅欣赏、叹息于两位美女各自用一句凄美绝伦的诗道出了自己的命运,而且也从这两句诗中形象地听见了古往今来千千万万个流于飘零或遭际堪伤的少女们的心声。

  三、遣词造句精彩准确,富有神韵

  《红楼梦》语言技巧的运用,与我国古典诗歌的艺术传统有密切关系。我国古代的诗歌创作,特别讲究琢字练句,为了选择或创造一个恰当的词语,作家往往费尽心思。“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

  莫泊桑说:“不论一个作家所要描写的东西是什么,只有一个词可以表现它。”

  《红楼梦》在谴词造句上,真正达到了“一字不可更改,一字不可增减,入情入神之至”的境界!

  第三回林黛玉进了贾府,王夫人让凤姐拿出两匹缎子给黛玉裁衣裳,凤姐说:“我倒先料着了,……已经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王夫人一笑,低头不语”。王夫人从来难得一笑,“低头”、“不语”,淡淡一笔,简约精准,大有微意。凤姐是王夫人的家侄女,又是荣府的当家婆,王夫人明明知道她是在说谎,是在做人情卖乖,但不说破,笑而置之。既显示出作为姑姑对侄女的宽容,也隐隐揭露了凤姐的虚伪。

  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七转八折,好容易得见平儿并盼到凤姐回房,“于是带着板儿下炕,至堂屋中间,周瑞家的又和他咕唧了一会子,方蹭到这边屋内”。一个“蹭”字(有的版本写作“彳贞”字),毕现了一个进城告穷“打秋风”的农村老太的小心兢兢,寄寓了她老人家此行的多少希望。

  第八回当贾宝玉和薛宝钗正在互认通灵宝玉和金锁,笑语声喧时,“话犹未了,林黛玉已摇摇的走了进来。”“摇摇”二字,既鲜明生动,又准确形象,如烛焰轻轻飘逸晃动的样子,用在林黛玉身上非常传神,活画出林黛玉“行动处似弱柳扶风”的形象和神态。脂砚斋旁批曰“二字画出身”。有的《红楼梦》版本将二字改为“摇摇摆摆”,靠!这不成了刘姥姥。

  第七十七回王夫人亲到怡红院阅人,和宝玉同一天生日的丫鬟蕙香“生得十分水秀。”“水秀”二字,何等奇绝,多少娇态包含其中!给人以清秀如水,“晶晶亮,透心凉”的艺术美感。

  这样精彩准确、富含神韵的遣词造句例子不胜枚举。曹雪芹善于从种种相似的词汇中挑选出最准确、最富有表现力的词汇,以达到传神的艺术效果,真可谓“于细微处见真功夫!”

  四、比喻运用贴切形象,清新工丽

  “比喻是文学语言的根本”。“在适当的地方,文学需要精辟的比喻”。在文学作品中,贴切、鲜活、雅致的比喻,往往能起到折射事物的本质、反映人物的神髓、表现作者的好恶、揭示一定的道理等作用,使作品更增艺术性和美感。就《红楼梦》而言,比喻无疑是其语言艺术花圃中一朵绚丽的奇葩。

  《红楼梦》本身就是一个最大、最深的隐喻。小说第一回的总领“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其实是作者真实的内心独白。第二十九回荣国府到清虚观打醮,其中有一出戏《南柯梦》,因是在神前点的,贾母虽有不悦也只得“听了便不言语”。“南柯一梦”,梦醒后孤灯一盏,梦中种种功名荣华都如云烟,这直接指向了小说的主旨问题。第十三回秦可卿托梦给凤姐说了一番话,其中有一句“树倒猢狲散”,实质上隐喻着封建社会必然崩溃的主题思想。因此《红楼梦》可以看作是一部描写封建贵族家庭由盛而衰的悲壮史诗。

  封建家族灭亡的原因,第七十五回曹雪芹借探春的口揭示出来:“一个个乌眼鸡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乌眼鸡相斗,你死我活。这个通俗的比喻,形象地展现了贾府内部主子与主子之间、主子与奴才之间、奴才与奴才之间尖锐而复杂的矛盾纷争,这是贾府衰败的重要内因。

  如此形象的比喻,贾宝玉的腹中也不乏, “他这一下去,就同一盆才抽出来的嫩箭兰花送到猪窝里去一般。”这是第七十七回晴雯被逐后,宝玉对袭人说的一段话,这句话饱含了宝玉对含冤负屈的晴雯的无限深情,他将晴雯比喻成“才抽出来的嫩箭兰花”,非常鲜嫩,美丽可爱,却被送进了“猪窝”,美丑相形,对比鲜明,形象地比喻美将被毁,突出了晴雯正受摧残并将被糟蹋至死的悲惨命运。

  《红楼梦》对人物的刻画,比喻更是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它使被描写的人物显得更加丰满、逼真。 “晴雯那蹄子是块爆炭,要告诉了他,他是忍不住的。”这是第五十二回平儿为掩饰坠儿偷虾须镯的丑事而对麝月说的。作者通过这个比喻,不仅说明平儿不让麝月告诉晴雯此事的理由,而且进一步刻画了晴雯纯朴、耿直、刚烈、嫉恶如仇的性情,读过《红楼梦》的人,没有不对晴雯那爆炭般嫉恶如仇的刚烈性格,留下深刻印象的。第六十五回我们从小厮兴儿口中来看看探春是怎样的一个人,“三姑娘浑名是‘玫瑰花’。……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有刺戳手。”“玫瑰花”有着政治家、改革者的壮志和才情,有着坚持原则的斗争精神,“我但凡是个男人,……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她不仅敢于揭露封建统治阶级内部的尖锐矛盾,而且为了捍卫封建家世的利益,甚至连亲生母亲都不惜刺伤。作者用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而又“有刺戳手”的比喻,把探春那既让人敬又让人畏的复杂性格,刻画得清雅工丽,叫人过目难忘。同样,袭人“是没嘴的葫芦”,李纨“竟如槁木死灰一般”,迎春“浑名叫‘二木头’,戳一针也不知‘嗳呦’一声”,王熙凤“辣子”、“猴儿”、“霸王似的一个人”、“ 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平儿“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这些比喻非常贴切,对人物的性格塑造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红楼梦》还善于用简洁明快的比喻来揭示某些复杂深刻的道理。林黛玉说“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这个比喻至今还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毛泽东主席就曾借用过这个比喻来形象说明当时国际形势的特点。“其中想必有个翻过筋斗来的”,比喻觉悟的过来人,不仅形象,而且隽永,给人以不尽启迪。“宁撞金钟一下,不打铙钹三千”,就写出了处理事物要抓主要矛盾的道理。

  《红楼梦》的比喻俯拾皆是,不拘一格,出神入化,这些比喻看似信手拈来,不雕不饰,其实是作者匠心独运的设计安排,是作者丰富生活经验和深厚艺术素养的外现。《红楼梦》的比喻为其主题思想、人物塑造、情节发展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不愧为其语言艺术的明珠。

  以上就是论《红楼梦》的语言艺术魅力的自考毕业论文,若还想了解更多关于自考毕业论文的信息,考生可以加入【广西自考微信交流群】与其他考生进行交流,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广西自考相关内容。

上一篇:论《红楼梦》的语言艺术魅力(上)
下一篇:论王阳明“致良知”的儒家诠释学思想意义

广西自考考生微信交流群

扫一扫加入微信交流群

与考生自由互动、并且能直接与资深老师进行交流、解答。